地铁要不要设女性专用车厢?针对省政协委员提出“地铁设女性专用车厢”提案,“南都马上问”记者随省政协调研组赴广深调研

2017-06-08 来源:南方都市报

   

  地铁要不要设女性专用车厢?
  针对省政协委员提出“地铁设女性专用车厢”提案,“南都马上问”记者随省政协调研组赴广深调研
  上下班高峰期的地铁太拥挤,女性由于体力等原因难挤上去;女性夏季着装清凉,面临被性骚扰的尴尬;孕妇挺大肚挤地铁容易发生危险……如何让地铁出行更人性化?省政协委员、广州龙发行(中国)有限公司董事长苏忠阳提出了《关于广州地铁设立女性专用车厢》的提案。
  昨日,省政协主席王荣率调研组赴广州地铁集团、深圳地铁集团,围绕“关于地铁设立女性专用车厢”提案进行专题调研。“南都马上问”记者随省政协调研组赴广州深圳调研。省政协副主席林木声及部分省政协委员参加调研,广州市政协主席刘悦伦,深圳市政协主席戴北方陪同。
  同时,“南都马上问”还发起了“城市地铁设置女性专用车厢”问卷调查,有近67%的人投了赞成票。
  深圳市委常委刘庆生表示,深圳市将在本月内,选取两至三条地铁线路试行设立女性优先车厢,试行成功后再考虑逐步推广到其他地铁线路。
  委员提案
  建议设“女性专用车厢”
  苏忠阳在提案指出,由于过于拥挤,上下班高峰期乘坐地铁的女性在地铁上被“狠狠夹在人群中”,难有尊严,巨大的人流量也产生了诸如性骚扰等问题。“民调显示,81.9%的人认为地铁上存在性骚扰,其中21.6%的人认为地铁性骚扰多发”,苏忠阳在提案中说,尤其是夏季,问题更为突出,广东夏季炎热漫长,女性普遍着装清凉,“地铁色狼”让女性乘坐地铁出行时备受困扰。“在现有的交通条件下,乘客间产生碰撞在所难免,而过多的肢体碰撞总让乘客感觉尴尬”。
  对此,提案建议,设立“女性专用车厢”(母婴、孕妇)、“男性专用车厢”(老弱病残)、混合车厢,让女性可以安心乘车,女性车厢可设在首尾两端,刷成粉红色,女性、孕妇及小学以下的儿童可使用,在车厢和月台的乘车口贴上专门标识和指引。
  提案指出,女性车厢并不是法律层面上的强制,并非排斥男性,限定时间以外,则男女都可以乘坐。“强化人性化管理,更好地体现对女性的尊重和保护。”
  “我觉得太远的目标其实老百姓感受不到,细微的、人性化的这种关怀,大家都能感同身受”,苏忠阳昨日对南都记者表示,如果先有了理念,然后再提倡,逐步形成社会风气,市民可能会更有获得感,“而且这种小小的改变,对他们可能也是一个很重大的幸福感的体验”。
  调研现场
  焦点1
  性骚扰少不用设置?
  苏忠阳在提案中指出,上下班高峰期地铁人流量过大,易产生性骚扰的问题,设置女性车厢可以有效防止性骚扰现象的发生。
  但广州地铁公司在对提案办理情况的汇报中则指出,性骚扰只是个别现象。在世界地铁协会(C oM E T )32家地铁同行K PI业绩表现中,广州地铁车站犯罪事件发生率连续多年最低。
  省政协委员、广州市越秀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吴茂珠也认为,设置女性车厢并不能从根本上防止性骚扰,“要从根本上解决骚扰,控制人流才是治本的,或者车厢里面装摄像头”,吴茂珠在发言中说,“但是政府还是有倡导的义务。在一些线路一些高峰时段做一些尝试我觉得还是可以的。不一定能消除性骚扰,但是广州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地,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  对此,不少政协委员认为,虽然设置女性专用车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性骚扰,但性骚扰并不是设置女性车厢的最重要因素。女性专用车厢的设置,主要体现的是一种对于文明的倡导,对于女性的尊重和关爱。
  焦点2
  造成运能浪费?
  昨日在广州和深圳两地举行的座谈会上,两地地铁公司均对设置女性车厢提出了同一种担忧:或会造成运能浪费。
  广州地铁公司相关负责人在发言中称,广州地铁列车大多为6节车厢,如设置1节或更多女性专用车厢,将只有5节或更少车厢服务于其他乘客,由于女性车厢仅针对特定群体,若女性无法流动至指定车厢,而男性又不能进入时,车厢空间的利用率有限。深圳地铁负责人表示,设置女性专用车厢后或会增加其他车厢的拥堵,影响地铁正常运营。
  “我讲的都是倡导,不是强制,并不会影响到营运安全”,对于影响运能的说法,苏忠阳在两场座谈会上均强调,女性专用车厢的设置只是一种倡导,并不是说男性完全不能进入,“比如说早高峰和晚高峰的时候,如果有男性要挤进来也没有问题。”
  “不是需要重大改变,也不需要增加投资”,苏忠阳说,这个车厢的设置就像走手扶电梯的时候靠右走,让出左边的通道给人走。
  省政协常委、民建省委员会副主委陈彦伯则表示,考虑运营压力的话,可以每两趟车设一个。
  焦点3
  暂无法律支持?
  广州地铁公司相关负责人在对提案的回复中称,目前,《广州市城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》等法律文件并未明确规定男性乘客不可进入女性车厢,广州地铁只能倡导并不能强制阻止,故可能存在由于地铁公司执行不到位或强制执行等引起乘客不满,在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困难,且失去了设置专用车厢的实际意义。
  苏忠阳表示,女性专用车厢的设置,并不是要强制实施,更不是要通过法律来规定,只是提倡一种文明,“先有了理念,然后逐步形成社会风气而已。因为这个小小的改变,可能是城市文明精神的一大改变”。
  焦点4
  影响客运组织安全?
  广州地铁公司相关负责人在对提案的回复中还指出,运营高峰期客流拥挤,部分大客流车站需要等待4-5趟车,设置女性专用车厢将加剧其余车厢的拥挤程度,使较多乘客大量聚集,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。此外,为保障客运组织安全有序,日常需于站厅设置铁马栏杆以固定乘客进站路线、分隔引导客流、均衡站台客运压力。而由于女性车厢设置位置固定,在乘客前往女性车厢时,会产生客流流线交叉,导致客流秩序较混乱。
  深圳地铁公司相关负责人则表示,女性和儿童自我保护能力弱,一旦发生紧急事件,其疏散能力也较弱,因此,发生紧急事件时,对女性专用车厢的安全表示担忧。
  对此,陈彦伯指出,如果要设置专用车厢,可以用围栏围起来,工作人员或者保安维持秩序,保证安全。“广东如果在全国率先开设女性车厢,体现了广东文明社会的进步。所以可以去尝试一下。”
  焦点5
  造成新的不公平?
  有委员提出,女性专用车厢的设置或会造成新的男女不平等,引起男性乘客的不满。“我觉得要考虑影响,我们在保护女性的同时,对男性有没有歧视,”省政协委员、广州市青年文化宫主任王健平说。
  对此,苏忠阳认为,女性专用车厢的设置,其实也是对于男性的一种保护。他说,自己坐地铁的感受非常深,“我都不敢动,我一动就会碰到别人。如果设置了女性专用车厢,对于男性来说,也不会有这样的尴尬”。
  王健平还提出担忧:地铁现在的客流量很大,如果设置两节女性专用车厢,女性挤不上那两节车厢怎么办?广州地铁集团运营总部党委书记张海燕提出,挤不上去专用车厢的妇女同样要去挤其他车厢。“虽然只搞一个车厢,但是却牵一发动全身,要改好多功能上的东西。”张海燕认为,设置女性车厢目前条件还不是很成熟。如果只是一种倡导,对于高峰期赶着上班的男性来说,“挤上车是王道”,一旦有一个挤上去了,后面第二个第三个也会跟着做,女性专用车厢设置就成了摆设。
  对此,苏忠阳表示,培养文明乘车习惯、形成良好社会风气,这些都不是强制的,只是引导。而且设置的时间也很短,就是早高峰、晚高峰或者深夜的某一个时段就可以了。  
  王荣:
  地铁要不断追求文明进步
  王荣对两市加快推进地铁规划建设、努力提升城市综合承载能力所取得的成绩予以充分肯定。他指出,广州、深圳地铁网络发达、便捷顺畅,在缓解交通压力、提升出行质量上有不少新举措。
  王荣表示,地铁是最文明的公交,需要不断追求文明进步。要进一步探索地铁运营服务的新模式,实行更人性化的管理,不断提高运营水平和服务质量,为乘客提供更为安全优质的交通运输服务。
  他指出,政协委员提出的关于早晚高峰期设立女性车厢的提案,既牵涉到公共交通、公民权益等诸多方面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可以提升城市文明形象,彰显城市人文关怀。广州、深圳地铁在这方面可以先行先试,在特定线路、特定路段、特定时间段设置女性优先车厢,倡导城市文明风气,让地铁成为展示两个文明建设重要窗口。
  林木声:
  可挑条件成熟线路先试验
  林木声昨日在调研中指出,对于女性专用车厢的设置,应深化研究,不要轻易说行或者不行。对于有人提到的“一节车厢其他人挤不进去有意见”,林木声举例说:就像三个老人只有一个座位,只能一个老人坐,其他老人站着也无所谓。他建议,可以提取一些数据作为论证,不要轻易下论断。
  林木声还提出,设置女性专用车厢也不是说所有线路所有时段都需要,初期可以挑个别条件成熟的线路,规定个别时段进行试验。“并不是说一定要做到普及。这是一种倡议,一种提倡,不是一种强制。是倡导性的,引导性的。”
  林木声认为,对于广州和深圳这样的城市,应该从积极的意义来理解设置女性专用车厢的意义。“哪怕做一点点,体现的就是一种社会对于女性的关爱和尊重。从积极的角度来考虑和被动的角度来考虑是不同的。”
  广深表态
  刘悦伦:代表了人民群众的心声
  广州市政协主席刘悦伦说,自己的爱人和女儿每天挤地铁,“我女儿上班要挤三号线,她怀孕的时候,挺着大肚子挤地铁确实让她感觉到很辛苦。我也是感同身受,更加心痛啊!”刘悦伦说,“
  市民调查
  近67%受访者赞成开设
  “南都马上问”对“城市地铁设置女性专用车厢”发布问卷调查,数据显示,有近67%的人赞成地铁开设女性专厢,另外各有约16%的市民持“反对”和“无所谓”的态度。在赞成的原因中,“避免性骚扰”“避免密切肢体接触”以及“方便孕妇和小孩乘车”都是主要原因,各占了相似的比重。而在反对的原因中,因担心“容易造成高峰拥挤“则占了大比数,成为了反对最主要因素。赞成的市民中,女性占了74%,男性占26%;反对的市民中,女性占了34%,男性占了66%。
  赞成:“难以忍受拥挤中的疑似‘性骚扰’”
  大部分女性比较支持地铁设置专用女性车厢。26岁的朱小姐是广州标准的“上班一族”,她每周一至五都要搭乘地铁上下班,笑言对早晚高峰“累觉不爱”,但让她难以忍受的是,拥挤中的疑似“性骚扰”。“我之前遇到过那种坐在我旁边想搭肩膀和摸大腿的,那时夏天,我穿了短裤,那男的一直往我这边挤……”她赞同广州地铁设置女性专用车厢,“你看现在地铁哪条线不挤?有女生的专用空间就可以防止这样的色狼”。
  反对:女性专用车厢“不现实”、“不必要”
  然而,也有市民提出,设置女性车厢“不现实”。“大家坐地铁时常常比较匆忙,尤其在高峰时段,能挤上车就不错了,怎么会留意车厢的功能区分呢?”生活在广州的尚先生说,广州地铁设有专门的爱心车厢,还贴了比较醒目的标识,但从实际效果来看,很少有孕妇老人专门去搭乘爱心车厢,其他乘客也不会因为贴了爱心车厢的标识就不搭乘。“之所以说不现实,是因为不设隔离的情况下,大家没那么自觉,如果专门设置隔离,又会造成运力的浪费”,尚先生说,如果没有找到有效的落实方法,在目前的环境下,设置女性车厢,还不如加强对骚扰女性行为的惩治更实际。
  苏委员提出这个问题的出发点是非常好的,代表了人民群众的心声。”
  他认为,设置女性专用车厢不能简单看成解决性骚扰的问题。“马克思说,对一个女性的尊重体现出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。所以要高度重视这个事情。”
  刘悦伦建议,第一,从性骚扰的角度,法律坚决打击。第二,就算不设置女性车厢,如何增加更多措施保护女性也要做。“对于提案,可以在一些地方尝试,通过尝试拿到数据。”
  刘庆生:6月底前择线开通女性优先车厢
  深圳市委常委、市政府党组成员刘庆生在座谈会上表示,对于一个国际化的城市来说,尊重女性是国际共识,委员提出的提案是对深圳城市建设的一大督促。“做起来真的很有意义,可以先设女性优先车厢,不是说男性不能进,而只是女性优先进。”
  刘庆生表示,深圳将在今年6月底前,先选择两条或三条条件成熟的线路,开通女性优先车厢。明年3月8日之前,所有线路开通女性优先车厢。“这是多好的一件事!如果男性不满意,就想想自己的母亲、妻子、女儿,就没什么不满意了。”
  他山之石
  国外地铁女性专用车厢
  苏忠阳在提案中指出,目前,全球有9大国家已经设立了女性专用地铁车厢,包括日本、马拉西亚、韩国、印尼、印度、墨西哥、巴西等。由于“电车痴汉”的性骚扰行为在日本十分猖獗,因此日本可说是历史上最早拥有女性专用车厢的国家。早在1912年,就于日本中央线中野至昌平桥运作,当时是为了保护就读铁路沿线学校的女学生,但不久后便宣告终止。2000年12月东京京王线地铁率先在深夜时段加开女性车厢,并迅速推广到日本各大城镇去。日本女性专用车厢仅在高峰和深夜时段运行,其他时间则可以男女同乘。与其他车厢不同的是,里面贴有银色镜子,可供乘车女性补妆。里约热内卢市的33条地铁线路中,每条线路列车都有1节车厢门窗被涂上粉红色的装饰条纹。
  广州地铁公司在回应中指出,目前国内31个已开通地铁的城市,暂没有城市设置女性专用车厢。
  统筹:南都记者 陈燕
  采写:南都记者 吴璇 尚黎阳 余毅菁 实习生 陈艺娜 通讯员 赖南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