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浩:与年票“较劲”的省政协常委

2016-01-06 来源:广东政协网

“广东省各地自施行机动车年票以来饱受社会诟病,直至如今!广东政府部门从来没对年票的合法性做出过正面回应。”广东省政协常委孟浩表示,作为一个车主,他不是交不起年票这个钱,而就是要较这个劲!

孟浩,曾在2012年用一把胡子倒逼广州市政府公开一份“内部资料”——39号文。在坚持13个月的“蓄须明志”后,直到2013年3月,“39号文”面世,他才剃掉了胡子。此次叫板年票,当记者询问他是否还会故伎重演?孟浩笑答:“一次就够了!”

年票制在广东各地实行以来,一直备受争议。每年每辆车要交980元,已缴纳年票通行费的年票制区域车辆可享受年票互通互认。记者了解到,对大部分车主来说,平时只在一个城市活动,很少出外,年票几乎用不上。而且最为人诟病的是,不论车辆开不开,都简单的“一刀切”,收取全年年票费用,造成了不公平的现象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3年广东省政协社法委就年票征收这一话题向1500多人征集了意见建议。当中有98%的人建议取消制定“广东省车辆通行费年票制管理办法”,这些意见归纳起来有两点:一是建议取消制定“办法”,并在全省范围内废除所有车辆通行年票制,二是如确需出台“办法”,建议按照有关“上位法”的精神作大量修改完善后,按重大事项的决策程序,在政协协商后提交省人大常委会审议表决。但遗憾的是,目前除深圳、汕尾、阳江、梅州4市外,广东其余17个地市仍在实行年票制,尽管已经有过半的车主不再购买年票,但年票制仍没有被取消。一边是民意取消年票制的呼声高涨,另一边则是官方继续推行年票制的暧昧态度。

孟浩指出,对于为何要收年票,政府的通常说法是修路需要贷款,收费是为了还贷。“但是我们首先要弄清楚哪些路是贷款的,还贷的情况如何。”孟浩说,这个问题政府一直未讲明,“因此,使我们更有理由对年票的合法性提出思考。”他坚持认为,政府应将贷款情况向社会说明。

去年,孟浩就赴珠海就此问题进行了调研,他还会晤了珠海律师孙农,并和这个因年票征收把政府告上法院的律师进行了深入交流。今年,孟浩正式提交《关于尽快依法废除广东省机动车年票收费的建议》的提案,督促相关部门给个说法。因为自己并不是法律专业人士,孟浩还专门请四位专业律师就此提案出具了法律意见书,开创了一个委员撰写提案还请律师写意见书的先河。

根据律师的意见,孟浩逐一将法条列举,以证明广东收取年票的合法性上存在纰漏。据了解,2009年1月1日开始实行的“费改税”中,就明确了必须取消公路养路费等在内的六种收费,同时取消城市二级还贷公路收费站。年票制作为“普通道路的捆绑式收费”,已经违反了上位法规定,与《国务院关于实施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的通知》相关规定也有抵触,年票制费用的收取涉嫌重复收费。孟浩表示,收费制的长期存在,不仅严重侵犯公民权利,也损害政府公信力,与依法治国的理念背道而驰。

除了不合法、不合理的原因之外,孟浩还给政府算了一笔账。“对于各地财政来说,年票不是必不可少的‘巨额收入’。举两个例子:广州2014年的财政收入达到1240多亿元,而年票收入不过是24亿元左右,占比约1.9%;珠海市2014年的年票收入约3亿元,而其财政收入却达到了732亿元,占比为0.4%。”

“我们总是说,让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开放与发展的成果,可就是这么一点点的‘蝇头小利’我们政府却一直不肯放弃,十几年来与民争利不休!所谓的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开放与发展的成果岂不是成了一句‘时尚空话’?”孟浩认为,从政治的角度来说,为了这么一点“蝇头小利”,政府不惜与众多的车主形成较长时间的情绪上、心理上甚至行为上的对立,不断发短信催缴与恐吓,进而引发社会公众对政府施政方式方法的不满与反感。“这笔政治账,不知道政府有没有仔细算过,真的很划算吗?”

当记者问到年票交不交时,孟浩的态度十分坚决:不交!“我2015年就没交,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支持我们的主张。”不交被罚了怎么办?“即使是将来,胳膊可能扭不过大腿,我们要被罚交滞纳金,我也希望借此来提升公民意识,促进社会慢慢进步。”